谷立业校园足球热火朝天职业女足却很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极速赛事频道
原标题:谷立业校园足球热火朝天,职业女足却很冷

  校园足球热火朝天,职业女足却很冷

  问题出在哪?中国足球始终没有打通衔接那条路

  昨天,结束法国女足世界杯征程的中国女足姑娘们回国了。对于女足,球迷们始终宽容以待,不少球迷都去机场接机,主教练贾秀全也受到了追捧。

  但冷静思考,中国女足面临的问题严峻且复杂。随着欧美国家女足的崛起,中国女足的未来究竟在哪里?这或许要从已经在男足时被讲烂的青训和校园足球说开去。

  前女足国脚赵燕说,现在的职业女足困难重重,一支省职业队还要练基谷立业本功,国家队没人可挑,也没得挑。

  一直热心推广校园足球的杭州市西溪实验学校却遍用各种招数,搞定家长,正在让更多学生回到球场。

  职业女足很冷,但校园足球也可以热火朝天,两者本应该有序衔接,但问题是我们一直没打通那条路。

  前女足国脚赵燕:

  国家队其实也无人可挑

  杭州籍前女足国脚赵燕,是1998年亚运会的夺冠功臣、也参加过2003年女足世界杯,那是铿锵玫瑰最好的时候。

  赵燕回忆道,欧美女足曾经只有身体和力量,尚能抵谷立业抗,但是如今,她们的技术也提高了。“中国队还是没找到自己的特点,日本女足虽然被淘汰了,但她们走的路是对的,她们的传球准确性和时机,她们的配合合理性,都做得很好,亚洲球队就要坚持自己技术特点,跟欧美球员比身体,比不过的。”

  而这种特点的形成,是建立在球员有扎实基本功的基础之上。在日本,踢球的女孩子有合理的发展渠道,小学联赛、初高中联赛、大学联赛,一路踢出来;在欧洲,她们有先进的足球理念,家长花钱让孩子去学校和培训机构掌握足球技能。这都能保证女孩子从小接受正规的足球训练,再逐渐形成完整的金字塔。

  而在中国,原本应该是校园足球到体校,再到省队,再到国家队的这条路并不顺畅。一方面,青训体系的不完善导致人才无法正常输送;另一方面,青训质量的不完善导致人才浪费。最终的结果就是,如果金字塔底都不稳固,那么塔尖——国家队,自然也就无人可用。

  赵燕认为,“目前女足国家队内有特点的球员太少了,想要成绩,也是为难她们。”而记者此前采访浙江省女足(女甲球队)时,主教练高荣明也提到,女足足球底子差,所以要做大量的基础训练。

  一支省职业队,竟然还要练习基本功,这不仅在男足领域,即使在欧洲女足球队中,都不可想象。赵燕很看好法国队,因为她们的职业联赛做得太好了。里昂女足已经6次捧起欧冠冠军,王霜效力的巴黎圣日耳曼也是一支法甲劲旅。“欧冠比世界杯强多了,她们国家队的主教练可以从大批球员中挑选一支国家队,而我们,没得挑。”

  从青训到职业联赛,再到国家队,中国女足在发展道路上面临的问题甚至比男足更严峻。而中国足协的新政——申请中超联赛准入资格的俱乐部均应拥有一支女足队伍,给困境中的女足带去了一丝希望。但新政还未实施,是否真能得到良性发展依然存疑。

  杭州西溪实验学校校长林芳:

  女足发展的秘诀是搞定家长

  杭州市西溪实验学校近几年是杭州市校园足球的一匹黑马。

  2016年他们获得杭州市市长杯足球赛女子组第四名,2017年、2018年连续两次获得西湖区女足冠军,优胜者杯女子组冠军。刚刚结束的2018年杭州市“市长杯”校园足球联赛西溪实验学校女足获得了第三名。还成为了西湖区女子足球训练依托单位。

  作为一个并没有太多校园足球基础的学校,杭州市西溪实验学校女足为什么发展这么快?

  “搞校园足球,基础建设很重要,但关键还是人。”校长林芳告诉记者,要让越来越多的学生回到球场,更重要的是消除家长的后顾之忧。

  “周教练,训练那么迟,孩子回来作业完成不了怎么办?”这是当初西溪实验学校女足学生家长问得最多的问题,当时西溪女足每周开展四次训练。面对家长的困惑和要求,学校做了一个决定——开设学习室,下午3点放学以后,孩子们先进入学习室自习、完成回家作业。

  每次放学后的足球训练课,体育教研组组长周绍伟老师在训练前让学生先用30分钟做回家作业,那样,即使个别队员没完成全部的作业,回家后也不用再花太多的时间。

  遇到外出比赛交流,班主任和学科老师利用午自修和下班时间对队员进行补课和辅导;教练员经常和班主任、学科教师保持沟通,及时了解队员在学习上的变化;球队有明确队规:成绩下降要停训。

  这样努力做到学习踢球两不误,许多队员在年级学科竞赛中经常能获得一等奖的好成绩,家长的后顾之忧自然就减少了。

  此外,林芳说,学校2016年起在胥惠平副校长的筹划下,组建了学校家长足球队,不管会不会踢球,只要愿意踢都可以加入。家长足球队让家长深深地体会到足球锻炼价值和育人功能,更加支持女儿参加足球训练,也使这些家长成为学校推进足球工作的坚强后盾。

  家长自己喜欢踢球了,对孩子踢球支持力度自然就更高了。林芳告诉本报记者,在推广校园足球这几年,她也有一些感悟:如果踢球的孩子有更宽的升学通道,那么校园足球在学校的发展会更加顺利。